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協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 / 政務公開 / 新聞動態 / 地區動態

【海東市】河湟兩岸大潮涌動

來源: 青海日報    發布時間: 2019-08-08 08:52    編輯: 陳悅         

  “三農”是國民經濟的基礎,對于海東亦是如此,或更為顯著。

  海東市是我省農業大區,站在青海看海東,“三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全市農村人口110多萬人,農區有900多個村、耕地面積達22.12萬公頃,均占到全省的三分之一,糧油、蔬菜、蛋禽等農畜產品供應占據了青海的“半壁江山”。

  自改革開放以來,海東市面對川水淺山腦山并存的諸多農業發展困境,積極迎難而上,不斷加大農村改革力度,夯實改善農業基礎,將不可能變為現實,創造了“三農”發展的奇跡。

  站在歷史的起點,海東市貫徹落實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取消農業稅、農村確權登記改革等政策,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海東市以鄉村振興戰略為總抓手,推進農業產業現代化,實現了從“牛耕馬犁”到“機聲隆隆”的轉變,農村水、電、路、氣、房等基礎設施投資數倍增長,農村社會事業快速發展,全面實現了免費義務教育,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全覆蓋,農村持續增收,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萬元大關。

  農業增效、農民增收、農村宜居的新海東,以嶄新昂揚的姿態,向青海解放70周年交上了一份滿意的答卷。

  海東要強農業必須強

  過去,海東市各族農民群眾守著一畝三分地的薄田,每年種植著小麥、油菜、土豆等“老三樣”,與天斗與地斗,溫飽線上掙扎,基本處于“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的局面。

  今天,誰又能想到,昔日貧瘠的土地上也能長出“金疙瘩”。

  2014年,地處“世界屋脊”的青海省引進國外高新科技,海東市黃河岸邊建起一座全省最大的現代農業生產基地——“黃河彩籃”高原現代農業產業園,經過5年發展,產業園已建成高標準日光節能溫室(棚)800棟,智能連棟溫室2萬平方米,配套完成了水肥一體化的種植系統、工廠化的育苗系統以及保溫設施、水、電、暖、保鮮、防護等輔助工程,完成投資4.3億元。

  從昔日的“老三樣”到今天的特色產業“遍地開花”,海東在農業上趟出了一條成功之路。樂都區重點打造富硒大蒜、蔬菜、生豬養殖等三大優勢主導產業及大果櫻桃、食用菌等特色產業。

  互助土族自治縣重點打造油菜、馬鈴薯、八眉豬、食用菌等四大優勢主導產業及互助蠶豆、中藥材、蔥花土雞、高原夏菜等特色產業。

  平安區重點打造富硒果蔬、飼草等兩大優勢主導產業及富硒蛋雞、金絲皇菊、苦蕎、肉驢養殖等特色產業。

  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重點打造全膜玉米、奶產業等兩大優勢主導產業及特色果蔬、肉牛肉羊養殖、馬鈴薯等特色產業。

  化隆回族自治縣重點打造高原冷水魚、青稞、飼用蠶豆等三大優勢主導產業及高原冠菊、飼草等特色產業。

  循化撒拉族自治縣重點打造循化線椒、肉牛羊養殖等兩大優勢主導產業及薄皮核桃、花椒等特色產業。

  今天,農業已經成為了海東命脈產業。因此,大力振興海東經濟,必須先夯實改善農業基礎,讓廣袤的土地產出累累碩果。

  去年,海東高原現代農業園區入園企業達到110家,實現產值28.9億元,“黃河彩籃”高原現代菜籃子產業園、樂都果蔬產業園、互助縣塘川現代農業產業園還被認定為第一批省級現代農牧業產業園。

  對于海東來說,農業發展永遠沒有休止符,只有農業發展的根基強了,海東才會更強。今年,該市將繼續調整優化農業結構,特色優勢作物播種面積保持在85%以上,整合全市146個農畜產品品牌,做強做優“高原富硒”和“黃河彩籃”兩大區域品牌,建設產業品牌聯盟,重點培育牦牛、冷水魚、富硒農產品產業聯盟。

  海東要富農民必須富

  對于海東這樣一個農業大區來說,農民富裕既是“三農”發展的根本要求,也是脫貧攻堅的政治任務,更是鄉村振興的內在要求。要想藏富于民,就必須要挖掘農業內部增收潛力。

  黨的十八大以來,借助政策春風,一大批農民專業合作社如雨后春筍般成長,一大批農民致富帶頭人,在貧瘠的耕地上耕耘出了財富,新型職業農民成為致富能手。

  互助縣臺子鄉村民靳永明,創辦了臺子富農蔬菜專業合作社,入社農戶達152戶,帶動周邊貧困戶務工3800人次,貧困戶年均增收12000元左右,年銷售蔬菜達23萬噸,遠銷深圳、香港、澳門等地,鼓了村民的腰包。

  今天,農民合作社已經成為海東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的基礎和主導力量。海東市海邦肉牛養殖專業合作社、互助先珍農畜產品營銷農民專業合作社、化隆縣馬陰山生態種養殖專業合作社,在帶動農民增收方面具有較好的示范帶動作用,被全國農民合作社發展部際聯席會議認定為“2018年國家農民合作社示范社”。

  截止到去年底,海東市培育農民專業合作社232個,全市休閑農業經營主體發展到1019家,從業人員2.1萬人,其中農民就業人數1.7萬人,年營業收入6.69億元,培育新型職業農民4000人。

  富裕農民,必須要拓寬農村外部增收渠道,依托轉移就業,讓農民持續增收。

  拉面產業是海東市拓展農村外部增收渠道的根本,也是優勢,僅去年一年,化隆縣依托拉面產業“帶薪在崗實訓+創業”,實現農民轉移就業518人。

  目前,海東市群眾在外開辦經營的拉面店已達到2.72萬家,從業人員達17.3萬人,拉面經濟經營性收入154億元,實現利潤41億元,從業人員工資性收入42億元,海東市對外勞務大軍中平均每4人中就有一人從事拉面經濟,全市每2個農村家庭就有1人外出從事拉面經濟,拉面經濟從業人員創造的收入占到全市勞務總收入的57%,特別是以勞務增收為主的化隆、循化兩縣拉面經濟人均收入占到農民人均純收入的70%以上。

  由此,不難看出,“拉面產業”已經成為海東市乃至我省轉移農村富余勞動力,農民增收的“優秀勞務品牌”。

  海東要美農村必須美

  過去的農村,基礎設施落后,村子里柴草亂堆、畜棚亂搭、污水亂潑、垃圾亂丟……農村各種亂象叢生。

  今天,通過美麗鄉村、鄉村振興、脫貧攻堅、農村人居環境整治,農村基礎設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農村面貌煥然一新,農村成為了“城里人”趨之若鶩的好地方。

  班彥村、卯寨溝、紅光村……這些昔日的窮山溝,趕上黨的好政策,基礎設施建設和城里相差無幾,農民過上了城里人的生活。

  去年,海東實施農牧民危舊房改造16635戶,完成平安沙溝回族鄉牙扎村、樂都洪水鎮石嶺村、循化白莊鎮團結村等120個高原美麗鄉村建設任務,民和古鄯鎮山莊村、平安三合鎮莊廓村、互助東和鄉麻吉村等5個省級鄉村振興試點示范村完成總投資1.7億元,樂都峰堆鄉上帳房一村、化隆扎巴鎮本康溝村、民和核桃莊鄉排子山村等5個市級鄉村振興示范村完成總投資8043萬元。

  今年海東將圍繞基礎設施、文化傳承、生態保護,全力打造高廟、瞿曇、三合、丹麻等10個特色城鎮,新建120個高原美麗鄉村,開展“改廁、改水、改圈、改灶、改路,拆除廢棄危舊房屋、破墻爛院”等行動,完成3.29萬戶農戶廁所改造,推廣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平安經驗”,實施260個村的農村人居環境綜合整治項目,改造農村危房7000戶,新建農村公路1000公里,便民橋梁20座。

  因此,只有農村美了,海東才能美。(張多鈞)

  抓好“三農”基礎是發展的根本

  海東市,是我省農業大區強區,耕地多、村社多、農民人口多是海東的市情,特殊的市情決定了海東的“三農”地位,占據全省“半壁江山”,地位不可動搖。

  梳理70年的發展歷程,海東“三農”從昔日的一窮二白,到今日的農業強、農民富、農村美。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海東“三農”實現了高層次、高質量、高速度的跨越發展。

  海東“三農”發展,即是鄉村振興、脫貧攻堅的基礎,更是鄉村振興、脫貧攻堅的根本,因為,不論是鄉村振興還是脫貧攻堅,最終的落腳點始終在農業農村農民。

  海東農業之所以強,是因為海東農業從追求產量的粗放式經營轉到數量質量效益并重、注重農業科技創新、注重可持續的集約發展上來,走出了食品安全、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的現代農業發展道路。

  海東市堅持把扶持農牧業產業化龍頭企業、發展農產品加工業、農業產業化經營作為產業轉型的主攻方向,推進標準化建設,打造特色農產品基地,重點培育了互助蠶豆、民和馬鈴薯、樂都大櫻桃等9種中國地理標志產品,推出了菜籽油、青稞全粉、海東蠶豆等13種純天然無污染特色農產品,省級以上重點加工企業注重與高校、科研院所的合作,形成了以龍頭企業為主體、產學研相結合的新型農業科技創新體系。

  海東農民之所以富,是因為海東市充分挖掘農業內部增收潛力,開發農村二、三產業增收空間,拓寬農村外部增收渠道,加大政策助農增收力度,農民可支配收入首次沖破萬元大關。

  海東農民富裕的支柱產業是拉面產業,依托拉面產業,海東農民掙了票子、育了孩子、換了腦子、練了膽子、拓了路子、創了牌子。同時,廣袤的田間地頭,培育出了一批懂農業、懂技術的新型職業農民。

  海東農村之所以美,是因為海東堅持不懈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提升農村基礎設施水平,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讓農村成為生態宜居的美麗家園。

  海東市持續推進高原美麗鄉村建設,借助脫貧攻堅改善農村水電路網等基礎設施,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改善人居環境,最終讓農村成為生態宜居、環境整潔、鄉風文明的美麗家園,成為人人向往的“香巴拉”。(張多鈞)

  一碗拉面背后的笑聲

  今年63歲的韓祿貴,1956年出生在化隆回族自治縣巴燕鎮上臥力尕村,他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在經歷過戰火年代的父親眼里,他是一個有福氣的人,他說:“所以父親給我起名時就用了‘祿’‘貴’兩個字。”韓祿貴人如其名,他依靠改革開放的好政策,借助“拉面”精彩了自己的人生。

  “我小的時候雖然已經解放,但生活條件依然艱苦,當時全家人的生活方式只是早出晚歸圍著黃土地勞作,一年地里打的糧食還不夠填飽肚子。”韓祿貴翻出一個打了七個補丁的麻布袋子,回憶起這段過往的歲月。

  韓祿貴從十六七歲就扛起養家重擔,開始做生意,手里沒錢就先拿糧食換糖、水果等商品,然后再賣錢,成為村里最早的個體戶之一。

  1988年去外地開拉面館賺錢在化隆開始興起,韓祿貴拿出所有積蓄,在廈門開了一間30多平方米的拉面館,月收入達到了2萬多元,成為村里最早的萬元戶之一,村里最早蓋起了磚瓦房,開上了小汽車。

  像韓祿貴一樣的拉面人,隨著改革開放地不斷深入,如雨后春筍崛起,而且這個“精彩故事”依然在河湟谷地的熱土上延續……

  韓玉祥從1996年從事拉面行業,至今已經23個年頭,是典型的“拉面二代”,拉面在他的心里不只是改善了生活條件那么簡單。

  2000年,韓玉祥學徒出師后與朋友在廣州火車站,合伙開了一間100平方米的拉面店,一年后就賺了20萬元。“當年就花了15萬元買了一輛轎車,四天三夜開回了化隆,把5萬元的現金交給了父親。”韓玉祥回憶。如今,他算是衣錦還鄉,成為了全村人稱贊的對象。

  如今,韓玉祥打破了拉面館傳統的經營模式,通過對服務員統一培訓、食材的統一配送把拉面打造成了一個“快餐面”,拉面館也從“第一代”手工作坊式經營,變成了全國連鎖式的經營,北京、廣州、深圳、上海開起了八家拉面館,年收入接近200萬元,不僅從一個農村“窮小子”華麗轉身成了總經理,還把從村里帶出的10多個青年,培養成了店長、領班。

  拉面產業已經成為海東農民增收的主導產業,化隆“拉面三代”也已從家族繼承、同村幫帶的模式中擺脫,1000多名貧困戶通過“帶薪在崗實訓+創業”的扶貧模式,不僅成為了拉面第三代繼承人,還實現“一人拉面,全家脫貧”的目標。

  今年28歲的馬海俊,曾經是一個貧困戶,一家四口人一年到頭全趴在地里靠天吃飯,最讓人痛心的是每畝地平均800元的收入,讓許多女孩子“望而卻步”,更棘手的是家人得病,他說:“父親是肺心病,一感冒就得住院,當時所有費用只得靠四處借。”

  2016年馬海俊通過化隆縣“帶薪在崗實訓+創業”的拉面扶貧項目,在廣州一家青海拉面館,開始帶薪在崗實訓。每月3000多元的工資積累,在加上政府的創業補助,2018年馬海俊擁有了自己的拉面館,年純收入達到了5萬多元。

  “現在我什么都不擔心了!去年還結了婚有了孩子!”在馬海俊看來,拉面不僅讓他成功擺脫了貧窮所帶來的一系列窘境,換了個活法。更重要的是拉面產業讓我擁有了自信,能給家、孩子一個美好的未來,一家三代人的貧窮歷史,他這里實現了終結。(李興發)

万博体育ManbetX官网--万博manbetx网址--万博体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