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協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 / 政務公開 / 新聞動態 / 地區動態

【海南州】再見,舊光景 你好,新生活——貴南縣脫貧攻堅見聞

來源: 青海日報    發布時間: 2019-08-06 09:44    編輯: 陳悅         

  聚焦攻堅戰

  寬敞明亮的客廳里,陽光透過窗戶暖洋洋地灑進來。61歲的豆拉措坐在沙發上,瞇著眼。泥濘狹窄的土路、簡陋破敗的土房……曾經生活中的片段跟連環畫一樣在她腦海中一一閃過。

  “以前的日子,苦呦!”

  的確,對于家住過馬營鎮沙加村的豆拉措來說,生活了大半輩子的扎德灘并不是一個好地方。出行難、上學難、就醫難、吃水難是她過去生活的真實寫照。

  “現在的生活美得很!”

  豆拉措感慨的新生活,從去年搬進離鎮區不遠處的新村開始。平坦干凈的水泥路把一排排整齊的房屋串聯在一起,巷道里散步的老人和廣場嬉鬧的孩童,在不遠處的青山映照下如同一幅和諧的畫卷。而這,僅僅是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南縣脫貧攻堅成效的一個縮影。

  挪窮窩——

  我也有個小目標

  從過馬營鎮區出發,幾分鐘后,一個整齊漂亮的新村讓人眼前一亮。

  沙加村是個一般貧困村。全村400多戶村民分散居住在木格灘、扎德灘、哇什灘三處。由于自然條件惡劣,2017年,貴南縣投資1623萬元,對沙加村139戶584人實施了易地搬遷。同步配套實施的高原美麗鄉村項目,更是讓新村翻天覆地氣象新。

  盼望著、盼望著……經過一年多的建設,去年10月份,100多戶村民們全部住進了期待中的新房。

  “以前住在灘上,村民們得去集中供水點拉水。電話信號時有時無,遇到急事只能就近找個山坡尋信號。上學、看病、買東西都得去鎮上。現在,家家都有網絡、戶戶通,還裝了太陽能和熱水器……”坐在豆拉措家的炕沿上,第一書記竇啟福掰著手指細數起了生活中的新變化。突然間,他一拍腦門,激動地說:“對了,給你看看新東西!”

  話音未落,竇啟福輕輕拉起鋪在炕上被褥,“這個電熱炕可比以前的土炕方便多了。”

  在大家的笑聲中,村支部書記格保給記者算了筆賬,實施易地搬遷項目的139戶村民中,有31戶貧困戶。按照政策,每戶9萬元的建房款中,他們只需要自籌1萬元。而其余的配套設施,不用再掏一分錢。

  為了夯實發展基礎,貴南縣累計投入7209.76萬元,解決了3.57萬人飲水安全問題;投入1.3億元實施了18個行政村電力扶貧工程;投入5360萬元實施農牧區道路暢通工程,新建公路131.5公里;投入1.56億元新建改造住房4045套。

  這樣的幫扶,說起來雖然只有短短幾句,但對于包括豆拉措在內的受益者來說,卻是滿滿的幸福感和獲得感。

  “以前的老房子少說也有十幾年了。三年前,為了方便照顧兩個在鎮上上學的外孫,我在學校旁邊租了間民房。女兒和女婿留在山上放牧。”精準扶貧工作開始后,老人的女婿南拉太參加了縣上組織的裝潢技能培訓,外出打工也有了一技之長。

  洗衣機、熱水器、電視、網絡……一個個新事物讓豆拉措一時有些忙不過來。每當孩子們回家,她就迫不及待地進入“學習時間”。

  “現在用得最熟練的就是這電熱炕,下一步,先把電視弄明白!”豆拉措說完,不好意思地捂著臉,可那股子高興勁兒還是順著手指縫溢了出來。

  換窮業——

  脫貧致富有盼頭

  8月1日一大早,陽光剛剛灑落在貴南縣的土地上,家住茫曲鎮上達玉村的才讓多杰就忙活起來了。

  “養牛可是個技術活。你操心的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來!”說起自己的老本行,才讓多杰興致盎然。誰也想不到,幾年前,他還被“貧困”二字壓得直不起腰。

  今年43歲的才讓多杰是家里的頂梁柱。有多年養牛經驗的他雖然知道本地黃牛的養殖效益并不好,可苦于沒有發展資金,一直沒有更好的選擇。 2017年,人均6400元的產業資金讓才讓多杰重新燃起發展的希望,他下定決心購買了4頭西門塔爾牛。

  “去年下了4個小牛犢,每個賣了8000多元。要是以前養的黃牛,肯定賣不了這么高的價錢!”

  一直以來,農牧業既是貴南縣的基礎產業也是主導產業。立足這一優勢,貴南縣在充分調研和尊重群眾意愿的基礎上,探索出了一條“一人一牛,一人十羊”的脫貧產業發展模式。累計投入資金5181.44萬元,對2018戶8096名建檔立卡戶實施扶貧產業發展項目,截至目前,產生經濟效益近4000萬元,戶均增加收益近2萬元。

  “今年,我們全面啟動牦牛‘萬千百’工程,開工建設1個萬頭基地、6個千頭基地,已完成4個百頭基地和3個良種繁育基地。同時,投入3000萬元用于發展黑藏羊養殖,計劃讓黑藏羊存欄數達4.2萬只。”貴南縣扶貧開發局副局長陳誠介紹說。

  不難發現,脫貧致富,產業發展既是“金鑰匙、”又是“保險絲,”既是“敲門磚,”又是“加速器。”

  上達玉村村委會主任朝加太告訴記者,雖然村里一直都有養牛的產業基礎,但由于缺少草山資源、養殖效益低,對于品種改良,不少村民都有顧慮。所以選擇扶貧產業時,他們進行了多次的市場調研。

  “最關鍵的是要讓群眾看到收益。”村支部書記索南熱旦接話道,“以前養黃牛,兩年才有一個牛犢;現在換了新品種,一年就有一個牛犢。掙得多還是少,村民比我們更清楚。”

  拔窮根——

  不當這個貧困戶

  慕名來到塔秀鄉貢哇村時,不少村民都聚在一起給蓋新房的老鄉幫忙。皮膚黝黑的第一書記尕多加快步迎了上來,張口帶笑。握手寒暄過后,找來幾個塑料凳子往地上一放,指著人群中一個瘦削的藏族老人告訴記者,她就是本措加。

  幾個人坐下,話題自然從本措加開始。

  “滿足了!”老人一開口,臉上全是坦然。

  今年69歲的本措加曾是村上的婦聯主席。幾年前,她還是村里的貧困戶。兒子、兒媳、3個孫子,一家六口的生活全靠家里的20頭牛和17公頃草山。

  精準扶貧開始后,老人的兒子豆本加成了村上的草管員,每個月有1800元的工資。2017年年底,按照縣上的產業扶貧思路,本措加家里多了10頭牛。

  在政府的扶持下,這一家的生活有了起色。今年4月,在村里開會時,本措加站了起來。

  “我自愿申請脫貧。”老人聲音不大,卻字字鏗鏘。“國家給我們買了牛,給我兒子找了工作,每個月還給我們發補助。最近,幫扶的企業又給我們送了羊。滿足了!真的滿足了!中國人這么多,不能全靠國家養。”

  一石激起千層浪。本措加的幾句話讓會場的其他人很受觸動,其他貧困戶紛紛響應。

  “5月11日,村里專門召開了一次承諾大會。16戶55人自愿申請脫貧,并簽下了承諾書。”回憶起這一幕,尕多加至今還有些激動。

  “你說幫扶重要嗎?我覺得很重要,對于這些貧困群眾來說,給他們一份工作、幾頭牛,就能實實在在的幫助到他們。但在幫一把的基礎上,更需要激發他們自己想要脫貧致富的信心。觀念不轉變,永遠脫不了貧!”

  出于這樣的考慮,尕多加和村兩委班子成員把和群眾交流作為工作的重要一環。充分發揮自己就是塔秀人的優勢,尕多加跟老鄉們嘮家常、講道理,一方面算收入,讓貧困戶知道政府對自己的扶持,懂得感恩;一方面鼓干勁,灌輸勤勞致富光榮脫貧的理念。

  很快,貢哇村貧困戶自愿脫貧的消息在草原上傳開了。一來二去,大家都發現,原來脫貧的榜樣就在身邊。

  “為實現精神脫貧,縣上采取多種形式開展教育活動,三年來累計組織開展“扶志班”等各類教育培訓會200余場次。累計表彰脫貧光榮戶35戶,并組織他們現身說法,向貧困群眾大力宣揚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理念。”陳誠的介紹清晰地傳遞著扶志的導向。(咸文靜)

  脫貧腳步

  8月1日,在記者采訪的過程中,項秀才知道,原來自己還有個綽號——黑包公

  作為回族村里的藏族書記,項秀的外貌很好辨認——黑。

  “剛來的時候沒這么黑,兩年多風里來雨里去,比原來黑多了。”那然村會計艾由卜說。

  2016年12月,經組織安排,在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南縣政法委工作的項秀成為了茫曲鎮那然村的第一書記。

  那然村是貴南縣第一大村。553戶,2247人,貧困戶就有103戶391人,比周邊一些村落的總人口還要多。“后進村”“重點貧困村”的帽子一頂接著一頂。脫貧攻堅任重道遠。

  然而,這臺急需開動的“列車”,車頭卻出了問題,項秀到村里才知道,從2015年開始,村上就無人任村干部一職。

  “面對這種局面,我發現作為第一書記,當務之急就是讓村民們認可我。”項秀說,初到那然村時,到處都是殘垣斷壁,不少村民家的房屋年久失修。“既然大家最關心的就是修路、蓋房、建廣場,那我就從這些事兒抓起。”

  2017年,高原美麗鄉村項目在那然村落地。207套危房改造項目讓村民們喜出望外。可一些村民卻在此時打了退堂鼓。

  “我拿不出1萬元自籌款。”60多歲的何秀英是一位獨居老人。多年來,除了政府補助,她的生活全靠自己那投資不到一千元的小賣鋪。雖然幾間土房確實破舊不堪,但老人依舊選擇放棄。

  “這1萬元我擔保,有問題你們來找我。”在了解到老人的情況后,項秀把走了的施工隊重新找了回來。幾經協商,終于說服對方開始施工。

  白天當監工盯項目、晚上當秘書寫材料……2017年實施項目的那幾個月,項秀幾乎天天加班到深夜。

  “我們一看第一書記是個干事的人!跟著他干準沒錯。”村民陳好道原來是村上的民辦教師,看到項秀一心為那然村服務,便主動請纓在村委會幫忙。

  2017年底,高票當選的馬永海和馬登彪成為了村上的支部書記和村委會主任。作為下派的第一書記,項秀明白只有讓村黨支部這個“主心骨”強起來,讓黨員干部這個“主力軍”動起來,脫貧攻堅才能取得勝利。

  說干就干。

  雷厲風行的項秀挨個到村干部家里走訪,和村干部推心置腹談心,談自己的想法,也聊對方的意見。幾個月磨合下來,村兩委班子成員的步調和項秀漸漸一致起來。

  有了干勁,還要找對路子。脫貧攻堅離不開產業發展,經過多次召開村民代表大會后,大家決定繼續采取養殖這一傳統的發展模式。經過挨家挨戶的走訪調研,項秀對全村的貧困戶發展有了規劃:72戶繼續養牛,9戶選擇養羊,1戶適合養雞……

  可有一天,外出沒多久的項秀就黑著臉回到了辦公室。

  原來,村民馬小芳想要養牛,可又覺得風險太大。思前想后決定不接受政府的扶持項目。項秀知道消息后,氣得黑了臉。

  “要不是項秀書記后來又去了幾趟,苦口婆心地勸說,馬小芳家到現在還脫不了貧呢!”陳好道說。

  脫貧光榮戶海買今年73歲。一家五口全靠兒子馬海峰一人打工過日子。在項秀的鼓勵下,2017年產業扶貧項目到位后,海買一家貸了5萬元貸款,擴大了養殖規模。經過去年一年的努力,年底一算賬,不僅還清了貸款,還收入5萬多元。

  “以前生活困難,白面都吃不上。哪能想到有一天,能天天吃肉啊!”提起脫貧后的生活,老人話語質樸,眼眶濕潤。

  通過兩年多的努力,那然村順利脫貧摘帽。相比經濟發展,更重要的是村黨支部、黨員、群眾都有了大變化。項秀也收獲了村民的信任和肯定。

  “‘黑包公’可不僅僅是因為書記臉黑,更重要的是他心里有我們老百姓,辦事公正。這是我們對他的認可!”陳好道說。 (咸文靜)

  微感言

  讓貧困群眾的精神“立”起來

  “我叫本措加,是塔秀鄉貢哇村建檔立卡貧困戶。今后本人將依靠自己的雙手,不等不靠,努力創造美好生活。”

  當村上的第一書記尕多加從包里拿出承諾書時,我很難把這項舉動的發起人和眼前那個瘦削的藏族老太太聯系在一起——因為在我刻板的印象中,脫貧光榮戶似乎不能和一個老年人劃上等號。但出人意料的是,她不僅說服自己的兒子兒媳自愿脫貧,甚至在村民大會上表態,并且成功影響了其他的貧困戶。

  其實,面對這樣的采訪對象,采訪本上很難出現一些“高大上”的詞匯。對于脫貧,他們幾乎有著同樣的感慨,變化大、生活好、收入多……但卻在細微之處存在差異。面對政府的扶持,有些人想繼續躺在政策的溫床上,有些人卻想自己動手早點摘了“這頂帽子”。只有面對他們,才能體會扶貧先扶志的重要性。

  俗話說,人不自助天難助。貧困群眾的內生動力才是持久脫貧致富的決定性因素。當前,脫貧攻堅已進入沖刺階段。“確保貧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脫貧”早已不是一句口號,而是全省上下的切實擔當和務實行動。愈是在這種時候,愈要把精神脫貧擺在前頭。那些脫貧主動性差,等、靠、要思想嚴重的貧困群眾,即便脫了貧,也很有可能會因為缺乏內在的動力和支撐而再度返貧。

  知感恩而奮進,知奮進而有所為。為了實現“要我脫貧”到“我要脫貧”的轉變,塔秀鄉貢哇村第一書記尕多加的辦法就是把貧困戶的內生動力“算”出來、“逼”出來。對于不少文化素質偏低的貧困戶來說,雖然享受到了黨的好政策,但心里卻沒有一本賬。通過對他們一年的家庭收入進行測算,讓貧困戶對自己享受的實惠有個直觀感受,從而知黨恩、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再通過能人帶動、典型示范,不斷用身邊事教育身邊人,讓貧困群眾學有榜樣、趕有方向,以榜樣的力量激發貧困群眾脫貧的內生動力,而只有他們的精神“立”起來了,他們的脫貧步子才能邁得更穩、邁得更快。(咸文靜)

万博体育ManbetX官网--万博manbetx网址--万博体育网